首页 » 乱写 » 成圣又如何

成圣又如何

 

文章题目来自刘瑜的《观念的水位》中的一篇文章,我喜欢这个题目。文中也有比较喜欢的几句话:

Think outside the box。

体制内改革家。

思想资源决定意识形态,而意识形态决定游戏规则。

英国的著名自由主义者密尔于曾国潘年龄相仿,他们在中西方走过了同一个时代,当密尔写下“今天这个时代,自主思考、独立行动就是造福你的种族”时,曾国潘却在悲观地哀叹“朝君子,人事愤乱,恐非能久之道”。

即使他的奋发图强,也只能哀叹“天命”之不可违,却从未抬头观望天窗外的璀璨星空。

但是用“成圣又如何”作为题目只是单纯喜欢这个题目而已。

我想从帮助别人这方面说起。

之前,别人有什么需要帮忙的,问问题的,找我我都会帮,但是后来,我发现这样太累,就挑人了,看和他的关系。其实那些找我的人,多数还是让我加个功能,改个 bug,并不是真心想学这方面的东西。也有真心想学东西的,我喜欢帮助这样的人。(之所以愿意帮这样的人,大概是因为自己在学这些东西的时候没人带,遇到问题都是自己解决的,就特别希望能有人来带着我学,可以少踩很多坑。)

帮了那么多人忙又能怎样呢?可能只会得到一句“你是个好人”。

第二我想说关于盗版。关于书和软件的盗版。

初中高中喜欢韩寒,看的很多韩寒的书都是盗版;软件也因为能找到盗版还有点骄傲。直到我知道了罗永浩,才有了版权意识,明白版权的重要性,(关于老罗可能单独写一篇,这里就不多写了,他是对我的三观影响很大的人。)在之后,能用正版就用正版,不能用正版的,在用盗版的时候也要怀着愧疚的心去使用。现在电脑上只有一个阉割版的 PS 是盗版。

说来也怪,本来使用正版应该是很正常的一件事,现在被我说的好像使用正版还有优越感了,不禁想到韩寒的《杯中窥人》中写的,“中国看不起说大话的人。而在我看来大话并无甚,好比古代妇女缠惯了小脚,碰上正常的脚就称‘大脚’;中国人说惯了‘小话’,碰上正常的话,理所当然就叫‘大话’了。”好在我看到越来越多的人有了版权意识,越来越支持正版,甚至不少人在“补票”,为之前用过的盗版软件,即使现在不用了,也花钱买一份正版。

所以,成圣又如何?我想用一段罗永浩的《每一个生命都注定改变这个世界》中节选的两段作为结尾。

 你们听懂了吗?每一个生命来到世间,都注定改变世界,这是你的宿命,你别无选择。你要么把世界变得好一点,要么把世界变得坏一点。有些人不服气,说:“妈的我就不信了,我自杀。”你自杀就把这个世界的自杀率改变了一点点。你如果走进社会,为了生存或是为了什么不要脸的理由,变成了一个恶心的成年人社会中的一员,那你就把这个世界变得恶心了一点点。如果你一生耿直,刚正不阿,没做任何恶心的事情,没有做任何对别人造成伤害的事情,一辈子拼了老命勉强把老婆、孩子、老娘,把身边的这些人照顾好了,没有成名,没有发财,没有成就伟大的事业,一生正直,最后梗着脖子到了七八十岁死掉了,你这一生是不是没有改变世界?

你还是改变世界了,你把这个世界变得美好了一点点。因为你,这个世界又多了一个好人,听懂了吧?每一个生命来到世间,都注定改变世界。所以将来有一天你心里挣扎,不知道要做一个流氓,还是做一个正直的人。你在这个中间彷徨的时候,希望你记得我今天给你讲的这句话,每一个生命都注定改变这个世界。

文章全文链接:每一个生命都注定改变这个世界

原文链接:成圣又如何,转载请注明来源!

0